调查:担保公司不务正业 潜规则侵蚀担保行业


时间:2009年06月06日 16:21   作者:   点击:

这两天我们在调查中小企业融资状况的时候,频频听到一个词,担保公司。在中小企业融资过程中,担保公司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一般来说,它们会向资信不足的企业提供信用保证,帮助企业拿到银行贷款,而一旦借款企业还不了钱,就由担保公司来偿还。当然,担保公司事先也会向借款企业要求提供质押物,并收取一定费用。应该说,担保公司的出现能够让银行在审查中小企业贷款时降低成本降低风险,给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但我们记者也发现,有的担保公司在实际操作中却抛开了自己的业务,而做起了银行的买卖。

担保机构 问题重重?

依据报纸上的地址,记者首先找到了这家担保公司。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这个一个是从银行,一个是从私人借,快一点肯定是私人的,私人这个东西还是比较方便的,尤其你做短期的话。”

表明来意后,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无需通过银行,他们就可以直接帮客户做短期拆借,同时还能更为方便快捷。而能提供如此高效服务的担保公司,远不止这一家。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可以民间贷款,但是要三分。”

记者:“那是怎么贷?就是不通过银行?”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不要通过银行,就是我们私人给你贷款。”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我们私人做,3%一个月。”

担保公司口中所谓的3分、3%是指通过他们民间拆借的月息,换算成年利率就是36%,而目前银行一年期贷款年利率为5.31%。然而即使如此,这还不算高的,担保公司还能提供一种无抵押贷款。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那个就贵了,那个估计要一毛五。”

记者:“一毛五是什么概念?”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一万块钱(一个月)一千五。”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要私人借高利贷去,可以谈谈,但是利息很高,你不一定能承受的。”

记者:“大概有多高?”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要百分之十几(每月)”

记者:“十几个点。”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对,你假如说做正当生意的话,承受不起。”

如今这些所谓的担保机构,在从事这种连正常生意人都无力承受的融资服务时,却丝毫没有遮掩。例如这家,不用进门就可以看到这个广告牌,“民间借贷、短期融资”等服务宣传,毫不避嫌地赫然在目。而在担保公司发给客户的名片上,也更是直白的表示可以“帮助众人闲钱生财”。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别的客户他需要借钱的话,然后你们有闲钱多的话,我们可以帮你去做。”

记者:“就是说我可以拿出钱,你帮我来放对吧?”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是,没有什么风险。”

在担保公司的宣传中,这是一项风险低、收益高的理财好选择。而实际上,这个被美其名曰“投资理财”的服务,不过是变相吸收存款、发放贷款的钱庄生意。

记者:“您这生意好做呀。”

某担保公司工作人员:“这生意肯定好做,你不借肯定有人借,对吧,但我要是你,正儿八经做生意的,没有谁对这个感兴趣的。”

眼前这家从事模具制造的企业,就是因为之前合作的担保公司抽逃保证金,背负了沉重的融资成本。

2007年6月,公司通过一家安信担保公司向银行申请了一笔200万元贷款。当时担保公司提出要提供20%的反担保金,成本虽高,但为了尽快争取流动资金,企业还是同意了。同时双方约定如期还贷后,40万元会即刻全额返还。

超达机械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王爱萍:“担保公司害怕企业还不了钱,他们到时候要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企业害怕担保公司的一种情况,所以我们也就没有顾虑这个事情。”

然而,小企业对担保公司的无条件信赖,没能换回对方的诚意。还贷后,当企业向担保公司索要保证金时,得到的答复却是公司没钱了。

王爱萍:“他们给了一个函给我们,在函里就是讲,他们会积极努力争取把这个钱还给我们,而当一个月到了之后,我们再去追的时候,人也找不到了。”

在这份连公章都没有的“致客户的函”上,这家担保公司表示由于“公司对外有多处未收回债权,因此资金出现了紧缺,导致无法归还保证金”。

多次追讨仍然无果后,万般无奈的王爱萍只得将担保公司告上了法庭。

王爱萍:“当时那一天诉讼的时候,后面接着好几家,还有80万的,60万的,我还不是最多的,他们法律顾问,根本就没走,就一个接着一个(调解)。”

在经历了漫长的诉讼、调解、执行过程后,2008年8月法院终于下达了民事裁定书:“由于担保公司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此案终结执行,今后若发现可执行财产,可再重新申请执行。”

王爱萍:“我们企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什么的,但是最终还是没有什么结果,现在这个案子目前就是还是这样子,反正人我们也找不到,也没有办法,我们企业显得很无奈。”

记者:“我们注意到,安信投资担保公司曾经和相关银行有过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但是如今却涉嫌挪用数十位客户的保证金,那么这家公司的身世背景究竟如何、企业现在的状态又怎样呢?我们也希望在公司的注册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找到一些线索。”

通过工商部门的相关信息记者发现,安信投资担保公司自03年10月成立至今,短短五年间已经历了16次业务变更,其中仅法定代表人就频繁更换过4次;经营范围方面,也在06年前后特别加入了“房地产开发”一项。

王爱萍:“据我了解,他们把这个钱可能是抽逃出去搞什么房地产开发什么的,可能是因为现在的经济环境不是太好,这个钱暂时就不能回来了,也可能甚至就不回来了。”

另一方面,安信向客户表示无力还款的“致客户函”显示时间为07年11月,然而从工商部门备案的变更信息看,不久前它才刚刚进行了增资,且增幅超过一倍。难道短期内企业的资金状况就发生了逆转,甚至连区区40万都难以偿还?

某业内人士:“省财政有这么个文件,就是说鼓励一些担保机构增加注册资本,可以有千分之五的财政补贴,不排除就是有的公司为了担保补贴款而凭空、虚增注册资金来取得财政的补贴。”

调查中记者发现,帮助企业增资、验资,甚至成了许多担保公司提供的服务项目。

记者:“工商验资的时候看不出来吗?”

某担保公司负责人:“我要打款的。”

记者:“打几天?”

某担保公司负责人:“那可能要打三天了,比如说你是100万的营业执照,你只有100万,但是你要扩资五百万,我要打五百万现金,银行汇票,然后再到工商局,所有这个资金链帮你增资。”

另一方面资料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安信投资担保公司的状态仍为“在业”。

记者:“根据我们在工商部门了解到的信息,安信投资担保公司最后的注册地,就在我现在所在这栋大厦的三层,但是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的公司名称显示的是‘交易所有限公司’,而且里面也是大门紧锁、空无一人。在这家公司的门上,我们看到这样一张告示,上面是说安信投资担保公司目前的办公地点,已经迁到了一个叫学田东苑的地方。”

这份告示并没有标注日期,而上面提到的学田东苑就是眼前这个位于市郊的普通居民小区,那么安信担保公司的办公地点,目前是什么状况呢?

记者:“22楼106有没有人,您知道吗?”

邻居:“不知道、不知道,他们是租人家的房,好久没见到人了。”

担保公司是否能为企业起到提供信用保证的作用?

前面我们看到了担保机构存在的众多问题,这些现象背后,实际上折射出了整个担保行业的尴尬处境。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行业,担保业在我国至今没有形成统一的监管体系,什么样的公司可以进入担保行业、哪一个部门对担保行业的业务规范进行指导和管理,现在都还是空白,就像我们前面看到的,许多担保公司挂羊头卖狗肉,从事的根本不是担保业务,也没有起到为企业提供信用保证的作用。

陈金山:“由于担保业务开展的不顺畅,就是把一部分资金再撤回去,到异地或者本地搞一点投资,干实业的老板投资了担保公司,容易为自己的实体融资的时候提供担保,这种情况也是套取银行的贷款。”

陈金山所在的担保公司是省信用担保协会的副会长单位,经过多日反复沟通,他最终同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因为他越发感觉,业内的某些潜规则正一步步侵蚀着担保行业的未来。

陈金山:“担保的门槛比较低,又不需要哪里去审批,那么去注册一下就成了,能做就做,不能做就可以开展其他业务。”

在担保行业准入方面只有发改委在05年以一个通知的形式,规定了跨省及注册资本1亿元以上的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需经其审批设立,而达不到这两项条件的,则一律视同一般工商企业予以注册,无需任何前置审批。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跨省区或规模较大的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设立与变更有关事项的通知》——“我委负责跨省区或规模较大的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设立与变更审批,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本通知实施监督管理。”

工商部门注册处:“不需要审批,一个亿以下的直接登记。”

记者:“注册资本金有最低的限制吗?”

工商部门注册处:“没有限制。”

也就是说,依据公司法最低限额的规定,理论上两人以上股东3万元注册资本,就可以成立一个担保公司,且经营范围、存续期间企业增资、变更等程序也都与普通工商企业相同。

浙江省中小企业局财务统计处处长卢绍基:“工商它是规定,只要你法律没有禁止的都可以干,而且从工商部门角度来说它比较倾向于你不要把范围规定太死,但是我们认为,像担保机构是一种特殊的一种企业,必须要限制它经营范围,这样才能使担保机构整个经营活动像银行一样逐步走向标准化,规范化。”

多年分管中小企业工作的卢绍基向我们介绍,06年银监会就曾明确要求,各银行金融机构应与实缴注册资本一亿元以上的担保机构合作。虽然这个规定已于今年2月被废止,但行业不规范导致银保合作面萎缩、中小企业融资担保难度加大,也已成为不争的事实。最近,这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卢绍基:“国务院最近有文件,对融资性担保机构要实行政府许可,也就是要有一个签字审批,这样就是为融资性担保机构设立了门槛,更加严肃了担保业务的监管。”

09年1月,国务院第548号令明确规定今后要由各地方政府确定的部门对“融资性担保机构的设立与变更”进行审批。一个月后,再次发文明确由银监会牵头建立“担保业务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同时调查中记者还发现,除了准入、监管缺失外,造成目前担保行业经营混乱的,还有一大主因。

陈金山:“民营担保公司它有分红的压力,它就需要有一定量的收益,在收益不足的时候,它就可能做一些民间资金的拆借业务,做一些补充。”

依据财政部相关规定,为减轻中小企业负担,担保机构收取担保费一般控制在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50%以内,同时需提取相应额度的风险准备金用于担保赔付,因此正规担保公司的利润极低。

卢绍基:“我们国家的担保机构的注册资本金是一个多元化的,而日本全部由政府出资,中小企业是弱势群体,是政府必须要扶持的一个对象,那么如果说,一些政府公共财政要做的事,让民营资本来做,那是违背客观规定,也就是说它的盈利模式不存在。”

卢绍基表示,目前美、欧、日等国际通行惯例都是将,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定位于纯公共产品,由政府财政出资建立政策性担保机构,这样它为企业服务的效果就非常明显。

以日本静冈县为例,其担保贷款量占银行贷款总额的45%,而即使是在担保行业相对发达的中国浙江,这个比例也仅为5%;同时静冈企业利用担保融资渠道的担保利用率达到了24%,而浙江只有2%。

卢绍基:“从我国现状来看,要全部都是政策性担保机构,在目前情况下,还是不客观,不实际的,还要有一个过渡,也就是说要引导民营资本来参与担保体系的建设,在这个当中,我们作为政府来说必须,要解决对民营资本,风险补偿问题;第二个就要解决担保机构的风险分散问题,也就要建立再担保体系,这样使得它能专心致志的为中小企业服务。”

怎样才能建立一个健康健全担保体系,真正打通银行和中小企业间融资渠道?

面对中小企业存在的巨大资金缺口,如果像发达国家那样,完全靠政府出资,成立政策性担保机构并不可行。可是,利用民间资本以市场化方式来运作,又存在风险和收益的矛盾,这就必然会导致一些担保机构违规经营,参与到民间借贷活动中去。怎么样才能建立一个健康、健全的担保体系,真正打通银行和中小企业之间的融资渠道?我们再来看看浙江的尝试。

记者:“前面我们看到,由于部分担保公司存在经营不规范、资信不足、管理混乱等问题,导致很多担保机构并没能在中小企业融资过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那么如何才能最大程度的完善担保公司这些短板,从而真正打通中小企业融资的这根链条呢?国家开放银行浙江省分行与省中小企业局,便联手打造了一套新型的担保体系,它有一个非常形象的名字——‘抱团增信’担保融资模式。”

所谓抱团增信担保融资模式,是指将多家担保机构整合“抱团”成一个共同的担保体系后,与银、企、政府四方共同组建贷款融资平台。

郑文君所在的中财担保公司便是抱团增信的成员,这天她如常到一家小企业做保后检查,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她还特别约上了两位同行团友。

记者:“您两位跟这家企业有什么关系吗?”

担保机构抱团增信成员、江山市中小企业贷款担保中心主任姜和平:“我们是没有关系,是我们中财担保公司做的项目,但是我们几家都是一个平台里面的成员,所以根据我们抱团增信的贷后管理的办法,我们一起来检查一下这个企业贷后的情况。”

抱团增信模式建立了担保公司的共同监督机制,强大的同业压力也使团内担保公司组成了利益相关体

浙江省中小企业局财务统计处处长卢绍基:“每个担保机构首先要给平台交一百万的风险准备金,那么出问题以后,就由10家担保机构来共同承担。”

同时抱团增信平台还特别设置一层监管防火墙,减少了个别担保公司的恶意违约风险。

卢绍基:“它每个月的业务、财务报表、它整个资金的流向,都受到了风险决策委员会,就是这个平台的严格的监控,也就是使它的业务,最大程度的限制在为中小企业担保服务,而不是去做担保以外的其他业务。”

随着经营环境的不断优化,团里的各家担保公司,也真切地体会到了抱起团的好处。

担保机构抱团增信成员、长兴诚信中小企业科技担保公司总经理张芬英:“刚刚开始成立担保公司的时候认为担保公司信誉度不是很高,要我们去找业务,现在是银行把业务往我们这里推,这样的话就是说为中小企业也提供了一个融资担保好的渠道。”

国家开发银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范显伟:“一家担保公司的信用能力,变成十家担保公司的信用能力,然后再加上政府部门的引导、信用,这样对这个贷款发放风险,我们觉得能够降到最低。”

而在杭州萧山,记者还见到了另外一种创新担保模式。这里的担保公司没有办公场所,甚至连个公司招牌都找不到。

杭州萧山河庄镇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封翔:“这就是我们经发办的办公室,也是我们担保公司的办公室,可能我们跟别的担保公司有点不一样,我们经发办和担保公司都是一起的,工作人员都是一起的。”

这是萧山区以辖内各镇街为单位,发起设立的一种互助式担保机构,由各镇街财政注入启动资金,选择辖内有良好信用的、成长性小企业自愿入股组建,这样被保企业既是担保公司的股东,又是被服务的对象。

浙江萧山农村合作银行副行长励攻:“由于距离比较近,信息比较灵敏,所以镇街担保公司推荐的客户我们都是比较信任的,我们是优先支持担保公司的会员企业。”

镇街担保机构的工作人员均由镇街经发办工作人员兼职,人员工资、办公经费由行政补贴,封闭型、非盈利,有效降低了小企业的融资成本。而这貌似隐形的担保公司,发挥的作用却是显而易见。

“银行一方面我们培养了一批自己忠诚的客户,自己也把规模做强、做大,无论对企业、对银行、对当地政府起到了一个多赢的效果。”

半小时观察:解决痼疾 唯有创新

《瞭望东方周刊》的一篇文章提到,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现行金融体系的主体架构并非针对中小企业而设计,很多商业银行的信贷风险评估和成本收益模式不适应中小企业的特点,仅仅依靠现有金融体系内的大中型商业银行来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的确存在很多局限性。

而我们看到,正是因为担保机构的出现,它以灵活多样的方式,弥补企业和银行之间的信用空缺,从而化解制度障碍,为中小企业找到一条现实的融资捷径。

然而,这个被无数中小企业寄予了厚望的担保体系自身也被诸多难点所困扰,信用担保业相关的法律法规建设滞后,担保机构规模小、缺乏风险分散与补偿机制,担保机构内部业务操作程序不完善,风险管控制度不健全,再加上与之相对应的中小企业信用制度没有建立起来。当我们希望用一种创新去解决一个老大难问题的时候,突然看到,原来还有很多新的难题,需要我们拿出更多创新的智慧。

这个过程可能充满波折和痛苦,但正像温家宝总理曾经提出的那样,中国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深化金融改革,改善金融生态环境。只有让金融体系的每一个环节,都契合中国经济的实际需求,让金融市场的每一根血管都能顺畅地与实体经济连接,我们的金融业和制造业才能实现双赢,推动着制造大国向金融强国转变。 (作者:盛情 )

来源:CCTV经济半小时

上一条:经济半小时:中小企业将成银行争夺主战场 下一条:财政部摸底金融高管薪酬 多家银行或受罚

关闭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通知公告

视频宣传

防网络信息通信诈骗视频
安全提示_揭秘读心术
不要多个账户使用同一密码
社区e银行- 水润心田
安徽农金手机银行视频